• 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关注
    姑婆那些事儿公众号
  • 投稿

    投稿邮件请发送到

    wp@gupowang.com

“军武次位面”曾航:80%的“聊一聊”,都没什么价值

11个月前

 1.jpg

来源 | 浑水自媒体江湖

作者 |  Kelly

编辑 | 李俊婷


毫无电视经验的前科技记者曾航,告诉真格基金的徐小平:“我要做成中国的Discovery。”十位他采访过的CEO为他“众筹”了一笔天使投资;去年年底,他获得了真格基金领投的1000万PreA轮融资。那一年,曾航成为了光速时光CEO。他瞄准的也是个看起来颇冷门的领域——提供见识和趣闻的军事节目“军武次位面”。


➤ 30岁创业刚刚好


30岁的男人已经慢慢接纳了自己,有人打算过安稳日子,有人却总还想折腾点新东西。创业者曾航和他仰慕的约翰·亨德里克斯甘愿成为后者。


1952年出生的亨德里克斯在30岁那年显得特别无畏。有天吃着一顿不算早的早餐时,这位对电视行业一窍不通的门外汉突然冒出了一个欲罢不能的想法——他想在 1980 年代的美国创办Discovery(探索)频道。亨德里克斯并非不喜欢看新闻和娱乐节目,但他总觉得历史或科学纪录片,有着让人无法抵御的诱惑力。


“如果这个想法真那么好,泰德·特纳怎么没有去做?”起初亨德里克斯又自信又自疑。美国电视业大亨泰德·特纳的确更有资历,他破天荒地创办了赫赫有名的CNN电视频道。不过意识到市场机会的,却是亨德里克斯自己。


“大约 25% 的人似乎有兴趣更多地去了解这个世界以及科学。”亨德里克斯是在梅尔文·克朗兹伯格编撰的书籍《西方文明中的技术》读到这一点的。大电视台和广告客户,对这个数字当然不屑一顾,他们青睐的是更庞大的人群。尽管如此,亨德里克斯仍然极为乐观地看待他的新事业。他认为自己就属于那25%,而且他相信,这个数字将创造一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产业。


30多年后,而立之年的曾航同样处在大无畏的年华,而这时亨德里克斯的探索频道已经覆盖了全球160多个国家、4亿多个家庭,年销售额接近60亿美元。亨德里克斯的成功故事一直激励着驶入创业航道的曾航。


2015年,毫无电视从业经验的曾航同样野心勃勃。他斩钉截铁地告诉他的投资人、真格基金合伙人徐小平:“我要做成中国的Discovery。”


这一年,曾航成为了光速时光CEO。他瞄准的也是个看起来颇冷门的领域——提供见识和趣闻的军事节目《军武次位面》。它取名独特,以至于不少人常记不清这个带点神秘感的全名。


曾航梦想抵达的彼岸是中国版“Discovery”,视频内容不仅仅关于军事,还会包括流行科学、崭新科技和历史考古等。


但曾航已然不用再像亨德里克斯那样挤入论资排辈的电视“窄门”里打打杀杀。在草根也有机会逆袭的互联网时代,曾航面对的是一个比电视江湖更时髦、门槛却更低的市场,一个人或几个人搭伙就能做视频。“排名前5的视频类App的日活跃用户数,已经是文字类App的10倍以上。”这位昔日的文字记者坚信,互联网视频才是新时代的风口。


“30岁创业刚刚好。”曾航喜欢“30”这个数字。作为1986年出生的有车有房一族,他不用去理会患得患失的生活压力,尚有资本去肆意探索好奇的一切。


➤ 80%的“聊一聊”,都没什么价值


单从外形上看,曾航要比亨德里克斯更精瘦,他会把紧实的身形包裹在白色衬衣里,走起路来,步履匆匆不苟言笑。他努力维持着超乎自身年龄的成熟形象。


2.jpg

稳重的曾航收敛起做科技记者时的闲散,正以商务范的老板形象出现在员工、合作伙伴和昔日的老朋友面前。

和亨德里克斯一样,在创业之后,曾航也越发精干了,并且,愈发有时间观念了。他不爱说场面上的客套话,喜欢开门见山地切入主题。访谈时还没等记者发问,他便会急匆匆控场,主动梳理起自己的履历。


相比早期创业的亨德里克斯,曾航似乎幸运多了,但却不得不面对某种“甜蜜的骚扰”。这两年,陆续有做VC的新朋旧友在微信上问他:“下周一你在公司吗?我想来和你聊一聊。”曾航说,有一阵子他每周至少会接到5家VC的留言。


1980年代的美国,VC还在起步阶段,亨德里克斯苦等了三年,在一次又一次的拒绝中,好不容易才等到美国投资公司 Allen & Company的500万美元风险投资。


但2010年代的中国,遍地都是VC,投资机构总在争抢“猎物”,迫切地找寻“独角兽”,以及背后的创富神话。曾航融资则便捷多了,他干脆找了十位昔日采访过的CEO“众筹”了一笔天使投资,徐小平其后给他投了1000万元。


尽管中国的江湖里充满了人情往来,但曾航并不愿意把自己摆放在不懂拒绝的“老好人”位置上,尖锐务实的他会专门写上一篇文章,直抒“聊一聊”的无聊。“80%的‘聊一聊’,其实都没什么价值。”他不忘反问一句,“一个创业者,每天有几个一小时可以浪费?”


并非刻意“耍大牌”的曾航有一套“反骚扰”逻辑。“如果VC半天说不出来自己投过什么项目,就不要在他身上浪费太多时间。”


创业公司总有忙不完的任务需要CEO决策。小到公司要不要买两台新电脑,大到公司要不要进行新的融资,曾航必须频繁快速地说“YES”或者“NO”。


而一旦有闲暇时间,他也宁愿宅在办公室琢磨产品细节,或者看书充电,每天都要忙到12点后才睡觉。多数时间,他看的是些经商的书籍,思索着亨德里克斯也会思考的问题,比如,究竟是什么成就了山姆·沃尔顿、比尔·盖茨和史蒂夫·乔布斯?


“把时间花在业务上面,比什么都重要。”这是创业成功再简单不过的道理,也是曾航如今愈发坚信的东西,为此他几乎推掉了所有的饭局。好面子的男人女人,在饭局上总免不了吹嘘明媚的“远方”:有人说家里拆迁,会分到5套房,有人说最近准备移民了,有人说自己公司融了几千万……


曾航起初也凑过一番“热闹”,但很快发现,“参加的饭局越多,辛福感反而越低”。作为一个创业者,他只能时刻去适应眼前的不确定性和“苟且”。他并不确知亨德里克斯会不会主动隔离谈资和“圈子”,不过他自己如今却不得不这么做,这是他对抗浮躁的修身法门。


但并不意味着,曾航就打算放弃交流欲望。


他还保留着做记者时的写作热情,平均每月会写上两篇网文分享在自己的公众账号“移动观察”中,不过依然很少去谈论亨德里克斯等人的传奇故事,这些内容往往感性,考验文字雕琢者的耐心和技巧。


几乎所有的篇幅里,曾航更习惯做理性分析和总结,有时呈现的是自己的创业心得,有时则谈论他对行业的观察。最新的文章主题,他分享的是一则怎么涨粉的“好消息”——《军武次位面》如何在1年内做到了100万微信粉丝。做了5年互联网记者和2年游戏公司战略分析总监后,曾航已经熟谙某种传播之道——输出干货可以分享实打实的有益经验,也不失为一种宣传节目和公司的巧妙“打法”。


➤从创业到现在,从来没缺过钱


曾航内心做的是亨德里克斯那样的“探索”梦,但接受采访时,他却从没主动提起过这个人。


他喜欢谈论谷歌。每每有新员工入职,曾航都会给他们发上一本谷歌CEO埃里克·施密特写的《重新定义公司》。


北京朝阳区某庄园小区,围着木栅栏的别墅小区在阳光和绿树的映照下显得明丽清幽。曾航没把办公地点设在逼仄的写字楼里,而是安置在“类似硅谷风”的地区。

每栋别墅的墙面上,他都安置了很多复古的“二战”地图、战旗,枪械。租下的三栋四层别墅快不够用了,他打算以后给每栋新旧别墅做编号学区分。


公司员工办公和免费食宿都在别墅里进行,有一间屋子还专门摆放着篮球架、跑步机和游戏机。不忙的周末,曾航会邀上同事踢球玩乐。天气好时,他还会在别墅户外办烧烤派对,和员工一起喝酒聊天,当然,他也从没忘记自己的老板角色,这个时候他的任务往往是——像谷歌CEO那样听大家“吐槽”,顺便收集员工对公司发展的建议。


3.jpg


曾航也推崇小米的粉丝策略,会请小米的联合创始人黎万强来公司授课,讲述营造员工和粉丝参与感的技巧。但他心中的偶像人物,则是美国总统罗斯福。


曾航办公室的墙上,唯一挂着的,便是一幅罗斯福的黑白照,他认为罗斯福有着卓越的掌控力,称这位总统在“二战”中扮演了巨大作用。“名将艾森豪威尔、巴顿在前线打仗在前线打仗,罗斯福运筹帷幄,给战场的将士提供源源不断的枪弹、坦克、航母、粮食和金钱。”


商场如战场。


曾航说:“我也是给将士们定大方向的人,给他们提供源源不断的人才、资金和后勤补给。” 他自豪地说,公司创业到现在,从来没有缺过钱,而他的“前线将军” 是CRAZY262,这位被军迷拥戴的80后男生正是《军武次位面》的原创始人。


曾航不喜欢打无准备之仗。创办“探索”频道前,亨德里克斯深读了当时能找到的所有与有线电视、卫星通信、内容采购、赞助预期以及商业规划开发有关的文章。而创业前的曾航则把网上的各大军事视频节目看了个遍,最后选定了《军武次位面》。


这档节目一反军事节目传统形态,借用了电影、游戏、动漫等素材,将枯燥的军事知识解说地生动有趣,而更吸引他的,是CRAZY262展现出的自学才华、坚持态度和工匠精神。


曾航的前老板、触控科技CEO陈昊芝曾告诉他:创业要做就做‘从一到十’的事。这是少绕弯路的方法,曾航苦口婆心拉来了CRAZY262搭伙创业。


4.jpg

但无论做什么事,曾航总反复强调“破釜沉舟”,这和亨德里克斯的“目标论”不谋而合。在亨德里克斯眼里,创业成功秘诀中最为重要的因素,便是目标。


早在做记者时,曾航就显露出了强烈的目标驱动型人格气质。因为苹果4的手机白色版断货,他对苹果公司的供应链产生了兴趣。苹果公司的保密措施做得非常严格,但抛开一切奔赴美国、日本、韩国、台湾等地,坚韧地敲开多家苹果代工厂的大门,有时还要佯装成面试者暗访,最后终于达成心愿写下专著《一支iPhone的全球之旅》。


目标提供了一种前行的驱动力,也带给好胜者耐受磨难的力量。这样疯狂的举动,并非是曾航人生履历中的特例。他说,一旦发现新机会,自己便会坚决地把所有资源全部压上。


当时发誓要做最牛的移动互联网记者时,他不惜耗全部工资,向报社里最懂电子产品的同事左志坚发起竞赛——左志坚只要每添置一件新的电子产品,曾航第二天就去买一模一样的;左志坚还没来得及添置,曾航要赶在左志坚买之前添置。“我觉得非常值。”曾航说,“如果不这样做,我没有办法在第一时间触摸新科技。”


突然长胖了,他会买上很多双名贵跑鞋,每天跑步锻炼,最后真的瘦了下来。


决定创业时,曾航领着老婆把家从上海搬到了北京。“这些事情都是小事情,创业就是要破釜沉舟,你不破釜沉舟,怎么可能成功呢!”


绝大多数人惧怕失败带来财务和情感麻烦。曾航说,他身边没有勇气创业的多是无法全力以赴的人,要不就是放不下原有工作的优越条件,要不就是担心生意失败会令自己和家庭陷入难堪境地。


刚创业时,父母双双反对,曾航依然义无反顾。“最坏的结果,是重新找份工作,一家人也不会饿死。”他说。就连亨德里克斯也始终坚信,在一个充满怀疑者的世界里,打击、扼杀的都是那些缺乏自信的梦想。


➤ 好奇心坐等每一个秘密


诚如亨德里克斯在他的个人传记《探索好奇》中所说:“若对任何一位创业者的经历寻根问底,都会看到一个小男孩儿或者小女孩儿对世界充满好奇。”


生在和平年代的曾航,小时候最期待解开的未知之谜,则是他从未接触过的真实战场。


和其他喜欢打BB弹、玩红警和看军事杂志的军迷一样,小曾航也会冒出一些好奇的问题,比如苏联的T34坦克是怎么打败德国的虎P坦克,人类历史上普及率最高的武器AK47是怎样成为枪王之王的……这些题材后来变成了《军武次位面》的选题。


从亨德里克斯的经历中,曾航同样可以发现好奇心的驱动魔力。年少的亨德里克斯总爱幻想太空旅行,他最喜欢的一本小人书叫《汤姆·科比特:一次登月之旅》,讲述的是一对男孩女孩搭乘“北极星”号宇宙飞船去太空冒险的故事。


太空触手可及,但又遥不可及。


亨德里克斯对陌生的未知世界恋恋不忘,他总想探索大千自然界的奇妙奥秘,比如“四时花”的叶子上是什么纹路,鹅卵石是从哪儿跑出来的。


在对大自然的畅想中,亨德里克斯经历的是浪漫的奇幻之旅,而沉迷在军事世界里的曾航,则可以获得现实生活中难以感受的发自内心的“血脉喷张”体验。


但不管是创立电视纪录片频道的亨德里克斯,还是做起互联网军事视频节目的曾航,在冒出这些创业想法前,他们一致发现:自己从没想过日后会专注在这些事业上。


他们都是从普通家庭里走出来的孩子,从小幻想的画面,其实不外乎是在大城市里当上体面的白领,扮演可以掌控自己命运的职业角色。


亨德里克斯的爸爸是一名建筑师,他的童年是在美国西弗吉尼亚州的小城马特万(Matewan)度过的,而曾航则长在湖北襄樊,爸爸在一家国企里从事宣传工作。


在美国亚拉巴马大学亨茨维尔分校(UAH)学完历史后,亨德里克斯去了马里兰大学校长办公室做起了职员。


最早的一批工作任务,是帮助著名的物理学家约瑟夫·韦伯寻找资金,支持他在重力波探测方面的突破性研究,4年后转做起咨询业务,他把自己在马里兰州的咨询生意整合成一家名叫美国大学咨询顾问协会的企业。24岁,第一台苹果电脑诞生的1976年,他已经当上了自己的老板,但直到6年后,他才萌生创办“探索”频道的想法。


在南京大学修读新闻学的曾航,本科毕业时赶上了中国纸媒的黄金末期,一出校门就去《21世纪经济报道》做了记者,之后5年写过不少调查报道,但做的最多的还是科技报道,那时第一台iPhone刚刚面世,移动互联网随后兴起。


两人的 “探索”梦背后,推手是历史大潮,尽管他们一直也没有放弃对未知世界的探索热情。


亨德里克斯在大学时就选修了许多关于自然科学的课程。直到1981年,在互联网还没有普及的那个年代,亨德里克斯常会泡在马里兰大学帕克分校的图书馆,翻看《播放杂志》(Broadcasting Magazine)、《综艺》(Variety)、《多频道新闻》(Multichannel News)、《广播电视时代》(Television/Radio Age)、《频道》(Channels)、《卫星周刊》(Satellite Week)等。


他从中读到一条可靠消息——相关法规已经尘埃落定:HBO赢得了官司,有线电视可以自由提供内容了,广播电视失去了免予竞争的限制性保护。“如果可以有专门播放电影的频道,为什么就不能有专门播放纪录片的频道?” 亨德里克斯决意做个革新者。


33年之后,曾航才找到令他怦然心动的创业机会。还在触控科技工作时,曾航经常会搜罗各种数据资料做竞品分析。“当时B站这种公司开始崛起,我觉得进入垂直细分市场会很有戏。”


一次做了份数据分析PPT后,他萌生了创业方向,但当时二次元领域已经竟然竞争白热化了。


“当时我在想,到底还有什么领域既是与‘二次元’平行的,又能给游戏公司导量的?我后来通过数据分析找到了军事视频领域。” 曾航自问自答。数据显示,已有的军事节目收视率并不低、门户网的军事频道流量也很高,但这位资深军迷却诅丧地发现:“他们提供的文化产品,远远没有满足我的需求。”


5.jpg

先把军事品类吃下来,再吃下科技和其他品类,在输出节目的同时,还做成一个男性消费入口,眼下曾航要走的路还相当漫长。但乐观是创业者所必备的天性,前方的亨德里克斯则像一座灯塔,照着还在不停赶路的曾航。


亨德里克斯问自己:1982年的那个上午,我可曾料到过“探索”会取得这样的成就吗?“答案既是肯定,也是否定。”他说。


“恰恰是愿景与现实之间、宏伟蓝图与个人私密的幻想之间存在的巨大鸿沟,使得创业成为所有的人生奋斗中最刺激的事。”放弃安稳生活的曾航,当下正面对一幅亨德里克斯所描述出的图景。


30岁的曾航最后说:“自己相对还比较年轻,初次创业能做到小小的成功就不错了。”


好奇心总坐等每一个秘密。


姑婆那些事儿ios快速审核服务 点击 :http://www.gupowang.com/zhuanti/3128.html

 

大家都爱搜:互联网资讯类类有话说App推广运营经验线下推广活动推荐微信营销姑婆专题姑婆圈ASO校园推广地推ASO100渠道刷量校园运营团队

 

姑婆那些事儿(www.gupowang.com)是互联网推广运营知识分享平台,关注移动推广(android,ios)运营,网站推广运营、校园推广及互联网领域最新动态 。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gupo520),新浪微博(姑婆那些事儿)。


版权声明:本文来源于互联网,仅作分享学习之用,姑婆那些事儿负责整理推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本平台运营者观点与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姑婆那些事儿—小秘书(微信号:gpxms001)协商解决

收藏

{{favCount}}

个人收藏

投稿请戳这里!投稿
0

次分享

文章评论(0)

{{ user.nickname }}
发表评论
登录 进行评论
加载更多 正在加载中... 没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