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入场,代购终被替代?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data/cxweb/www/gupowang.com/public/article/view.html on line 71
5个月前

还记得你上一次找代购,是什么时候吗?

曾几何时,海外美妆大牌在国内鲜有方便又优惠的官方渠道,想要买一些国际线的化妆品、护肤品、包包,需要托朋友、托代购从国外带回来。

代购,一个曾被人称之具有“万亿规模”的行业。在那个年代,代购格外被需要。但实际上私人代购一直都是灰色产业,如走私、假货等,每一个与之相关的关键词都像是在谴责这部分的群体。

随着疫情的来袭和监管的收紧,很多私人代购逐渐“消失”去从事其他工作,也有人转型做品牌分销商,还有人去做了博主。

01、代购的兴衰

朋友去国外旅游,拜托给自己带几只口红、眼霜;刷朋友圈,海外直邮的代购朋友正巧在韩国,买件衣服、来盒面膜;黑五,托朋友在国外买个羽绒服……代购已渗透到国人的日常生活消费中。

早在2005年,代购这个行业刚刚起步,主要是在国外工作、留学的人回国时顺便给亲朋好友带一些当时在国内比较稀缺的产品,如国内不好买到的化妆品、手表、奢侈品包包。

代购的高薪收入,吸引了空姐、境外导游的加入,随着做的人越来越多,就有人敏锐地感知到了商机,开始做起了“职业代购”,做起了中间商,赚取国内外的差价。

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品牌和消费者之间的供求关系发生了转变。很多代购店的差评越来越多,即使是口碑一直很好的老店,销量高的商品也有不少差评,即使是很多年的老顾客,看到这些差评,也不太敢买了。

除了疫情,许多人逐渐不再选择代购,也有其他方面的原因。

小萱养了两只布偶猫,肠胃十分敏感,经常软便,以前都是托人在国外买进口猫粮,但物流转运太慢、时常缺货、货源也并不稳定,每次给猫开一袋新猫粮,多少都有一些担心。后来,赶上双11打折,价格比国外的便宜,还是旗舰店,之后就一直在国内买了。

像小萱这样改变消费习惯的消费者不在少数,随着国内电商的兴起,折扣活动多、力度大,整体算下来,官方旗舰店和代购的售价差别不大,甚至更便宜,国内物流方便又快捷,多数人就选择官方渠道了。

需要代购的人越来越少,代购市场也因此开始萎缩,疫情期间许多代购更是收入拦腰减半,没有了可观的收入,许多做代购的人只能黯然离场、另觅出路。

02、谁抢了代购的饭碗?

其实,这样的变化在疫情前就已经初见苗头。

2019年,代购在韩国遇到严查,要么退货,要么人和货都不能回国。因为种种原因,当年风靡全亚洲的韩国彩妆,如爱丽小屋、兰芝、雪花秀等等品牌逐渐沉寂。

随着国产彩妆品牌的崛起,国货品牌开始夺回国内市场的主导权,韩国彩妆风头渐弱。

2017年至今,完美日记、橘朵、稚优泉、酵色等彩妆品牌持续发力,跑出自己家的王牌产品,恰逢短视频和直播电商的红利期,国货彩妆和护肤开始站稳了脚跟。

国货品牌基本在电商平台都有自己的旗舰店,大家在线上购买十分便捷,与此同时,海外品牌也开始登陆中国,开起一家家的线下实体店,线上旗舰店也纷纷开业。消费者买海外品牌,不再像从前那么困难了。

此外,海淘APP越来越多,官方自营、全球直采、服务全面等等,与年轻人的消费习惯十分契合,许多年轻消费者选择跳过代购这个环节,在APP上直接购买。

国货的崛起、海外品牌的入驻、短视频和直播带货的火爆、海淘APP的迅速发展……种种原因,让代购不再活跃,但真正让代购饭碗不保的原因其实还是在于货源,采购渠道不稳定,很难保证正品,很大程度消耗了消费者的信任与耐心。

03、当年的代购,最终去了哪里?

货品的真伪,其实很难辨别,最靠谱的鉴别方式就是去正规的渠道购买,这也是为什么大多数人选择专柜和旗舰店消费的主要原因。

为了变得正规,代购纷纷开始寻找适合自己的出路。有的代购看准了短视频和直播电商的势头,专心做起了美妆博主;有的代购则选择转做品牌分销;还有的人从此退场。

韩国媳妇大璐璐是一名韩国美妆代购,随着直播电商的火爆,她选择抓住机遇,做起了美妆博主。 相对于专业性的视频内容,她会更直观地展示韩国媳妇的日常,拉近与粉丝的距离,与粉丝建立了信任感。

同样尝试过日韩代购的美妆博主樊樊,在尝试做直播带货之前,已经在电商领域摸爬滚打多年,熟悉电商的营销打法。在直播间梳理山东人的好客形象,没有机构资源傍身的情况下,通过小团队作战,一步步成长为专业带货主播。

有的代购在2019年就开始有了主动联系品牌做经销商的意识,纷纷开始积累起海外品牌在中国的分销资源。

对于品牌来说,渠道越多越好,因此这样的转变也是品牌所喜闻乐见的。作为分销商,货源更有保证,单量也就随之增多,收入也就随之增长。

但对分销商有了解的都知道这其中会有渠道冲突、价格冲突。比如在某一段时间,一款产品特别紧俏,各平台纷纷上架,价格有高有低,许多小店在价格战上可以说是毫无胜算,更甚者是没有货源。

业内人士认为:“当下品牌方和经销商之间产生的互惠互利行为,其关系也在发生着阶段性的转变。”

“代购”,是“代人购买”,当代购转做经销商、博主之时,代购就失去了它的意义。

04、新代购新消费

在北京学习工作7年的咔咔,今年第N次为海外的家人“血战”在电商平台。年末四大节:黑五、双十一、双十二、年货节,他从不缺席。

不止90后的咔咔,海淘用户消费主场悄然转场,欧美黑五遇冷,中国黑五、双11无缝连接,十分火热。

被新闻报道了多少年的“中国消费者海外抢货”,终于在电商时代,被改写成了“海外消费者在中国抢货”。

现在已经有人发现新的消费趋势,开始从国内向国外进行代购。与此同时,一些新锐品牌开始做区域限定,比如元气森林,每个区域的饮料口味是不一样的,从而衍生了“区域代购”;再如,曾经火爆的网红新茶饮品牌茶颜悦色,带起了一批“跨城代购”。

代购,本身是基于人们消费需求而延展出来的一种服务,在未来可能会有其他的代购形式出现。

随着监管力度的逐步落实,代购的野蛮生长时代已然落幕,代购行业开始重新洗牌,逐渐开始表现出了良性发展的趋势。 高薪代购神话的破灭,是良性消费的开始。

收藏

{{favCount}}

个人收藏

投稿请戳这里!投稿
0

次分享

文章评论(0)

{{ user.nickname }}
发表评论
登录 进行评论
加载更多 正在加载中... 没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