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关注
    姑婆那些事儿公众号
  • 投稿

    投稿邮件请发送到

    tougao@gupowang.com

刘渝民|使我们痛苦的,必使我们强大!

 6dc98973jw1eqf8qug3abj20f0090mxd.jpg

来源|刘渝民


2015年底,遇见了杨永智,海豚浏览器的创始人。

详情点击:独家对话海豚浏览器创始人:互联网金融的创新点在哪?


2015年底,写BP,找团队,做官网,谈合作。


2016年中旬,历时半年,天使轮融资款项到账。


2016年4月30日,辞职。


2016年5月1日,初创公司成立。


2016年6月1日,公司由0到10几个人,商业模式逐步清晰,并有了十几个客户,且实现当月盈利。暴露的问题也很多,甚至有些面临无法解决的状况,使我非常痛苦。


我是拿到融资后,才出来创业的。所以我算不上一个勇敢的人。


在企业带市场的时候,我一直觉得非常轻松,一方面是自己在市场这块有一定的积累,并且我喜欢钻研一些理论,比如我会深入了解最新的消费者趋势,用户的关注点,互联网的热门内容,流量的趋势,以及主流移动互联网广告平台的开发原理,这样可以让我更加高效的去理解互联网市场和用户,理解渠道运营的精髓;另一方面,我对市场的体系和团队组建有多次成功经验,能够在最短的时间找到合适的人,并快速推动业务向前,减少试错成本,这对初创项目而言,至关重要。


总的来说,在过去的两年里,工作使我非常轻松。现在看来,因为我一直处在舒适区,做着自己擅长的事,觉得不费吹飞之力。


当我出来创业后,离开了舒适区,遇到困难重重,这使我感到痛苦,一个月内体重由126斤下降到120斤,过去9点睡觉,现在经常晚睡,甚至会失眠。反思中,我发现了自己的一些不足:


1、决策不够果断。


我在互联网公司呆了4年,对文案策划,渠道推广,产品运营都有一定的接触,思路比较活,于是觉得这也可以做,那也可以做。我们一开始想做一个社会化营销平台,聚集长尾IP,扶持IP,最后和IP之间进行广告分成。这个模式在做的人较多,尤其是直播类,有做经纪公司的,有做专业内容生产的,还有做平台的。至于微信大号的广告平台,也存在很多弊端,一方面微信大号大多价值很低,属于小众类推广资源,另一方面行业走向没落,微信大号的前方并不好走。所以原有的基于微信公众号和直播的思路我都放弃了,包括后面的做一个PGC+UGC的移动互联网营销教育APP,切入企业招聘和培训,也因为困难较大放弃了。


我选择的方向是移动互联网广告服务,一方面是因为团队的基因,除我之外,有4A的策划,华为的品牌,百度的运营,这个配置做广告服务我觉得还可以;另一方面是因为我底气不足,我认定了这个项目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希望离钱更近,而不是做一个APP,在钱烧光后,才能看见商业模式的曙光。


一开始,我们做创意,做提案,做媒体采购和代理,包括品牌购买和程序化购买,后来连效果类,如CPA,CPS,ROI也做。事实上,效果类是碰不得。原因很简单,乙方无法绝对保证效果,而甲方往往提出的KPI连自己的团队都做不到,要知道他们的市场团队可是投入了大量的人力成本,在没有给我们一分钱服务费的情况下,请问如何达到那样严格的KPI?事实上,大多数效果类合作,乙方都在作假,所以我们后面服务的几个大客户,他们的市场负责人来自于香港,受过严格的市场体系培训,他们就明确提出,只要策略对,最终的曝光和点击达到,他们就满意我们的服务,而CPA及ROI他们不做,认为这样会造假。


至于创意,对人才的要求,项目的把控,都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要实现规模化复制,几乎不可能。于是我们的前端销售体系和后端服务流程,都陷入了混乱,我们认为这也可以做,那也可以做,结果就会不聚焦,最后陷入了困局。


问题出在我不够果断,在一开始,我调研了各类广告服务公司,从创意服务公司,到公关公司,再到媒体代理公司,广告渠道商,分析了各类痛点,认为程序化媒体代理与运营是趋势,也有一定的价值;反观效果类,除了作假还是作假,只能赚快钱,没有价值;而创意类,对人才的要求高,可复制性不强,并不适合我们。我们的目标是要可复制,并且有一定的价值。


但我并没有做出果断的决定,直到陷入困难时,才发现问题较大。


2、用人识人不当


我在一个月内,将团队从0组建为10几人的公司,速度不算不快,但暴露出很多问题。在用人方面,存在似是而非的情况。比如某个人,其有一定销售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