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关注
    姑婆那些事儿公众号
  • 投稿

    投稿邮件请发送到

    tougao@gupowang.com

都是运营惹的祸之:我和金莲的四天零一夜

1 年前

我很少看励志的文章,也觉得别人不会看励志的文章。哪承想在一次微信号的运营项目中凭借励志内容成功将日净增粉丝数由负转正;我从来都不觉得我会生病,也从未住过院,然而一场大病让我刷新了病史。于是,在住院这段期间,我捧起了中国男人最爱看的励志小说《金瓶梅》,打算靠它熬过这段时光。这时候,旁边病床上来了一个姑娘,名叫金莲...



1


8月底,我中午玩了1个小时乒乓球,下午五点,我正忙着做一篇文章,写到兴奋处,忽然之间肺部就痛了起来,右半边身子动不了了,呼吸困难。我觉得有点不妙,早早的下班就奔家里去了,半路上冷汗涔涔的流,微微一咳都是撕心裂肺,失恋的感觉。


地铁到了倒数第二站,终于有一姑娘发现了我的异样,给我让座,然后她就下车了。平生第一次有人给我让座,感动涕零!我刚坐下,还没调整好坐姿,车就到站了。


没回家,直奔医院,挂急诊,大夫问咋了,我说肺疼,好像抽烟抽多了。大夫说你抽啥烟,我说钻石。大夫说:蓝钻吧!烟挺有劲,就是太便宜了,才5块5。说我这是抽便宜烟抽的,建议我以后抽烟抽10块以上的。烟友相见,分外亲切。我正要跟他详谈北京控烟事件实质是几个大烟草公司绑架了某个经济部门搞的一次业务价值最大化的活动。大夫掐断了我的议题:拍个片去。


我溜眼一瞧他工牌:柳下惠。


“好的,柳大夫!等我拍完片回来咱们聊烟涨价的事呀!”


当晚,直接安排我到呼吸内二科住院,连夜挂上了吊瓶。还挺严重,柳大夫说至少需要住院20天,因为肺里出现了阴影。 病床是双人间,旁边病床是个老大爷,90多岁。有一个50岁左右的妇女在陪床,对我一笑!


2


柳大夫告诉我病情的时候,挺严肃的,我预感到大事不妙,胡思乱想了一晚上。凌晨4点多才沉沉睡去。昏昏沉沉的,我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惊醒,眼缝一瞅,旁边老大爷好像又高烧了,有一姑娘站在那里不知所措,护士们来来回回穿梭在病房里。


过了一个小时,老大爷终于稳定了。我拿出手机一看,上午10点。


姑娘抛给我一个憔悴的微笑:“不好意思呀,打扰你了。”


我肺一阵酸痛。 “陪床不容易呀!你是病人的家属?” 我率先打破沉默!


“恩,这是我爷爷,在家里对我可好了,现在突然生病,我特意请假回来尽孝道来的!”姑娘说。


“昨晚陪床的是你母亲?”我没话找话。


“是夜班护工,回去休息了!”姑娘略带羞涩的问:“叔,你得啥病了?”


我的肺又是一阵刺痛。


6年前,我还混迹街头的时候,去洗头房洗头,小妹都会问我:小弟,高几了(高中几年级了),自从做了产品运营之后,再去洗头房,小妹当我是新顾客,张口就说:大叔,头一回来吧! 做运营就是这样催人老,今年20,明年38。


“肺病,抽劣质烟抽的!”我隐住心中不快。


“啊,那你可注意休息!”姑娘两眼一眨,似有蜻蜓立上头。一下子把我的不快眨没了。


她叫金莲。北师大在读博士。


“大叔,你做啥工作的呀?”金莲问。


“互联网”。我回答道。


“一看你就是个标准的程序员。” 金莲开始猜测我的工种了。


我摸摸头顶:“哦,怎么看出来的?”


“你面黄肌瘦,肯定是熬夜过度;头发稀疏,用脑过度;两眼无神,绝对是盯着电脑时间太长…” 金莲还是个细心的人。


我赶紧打住她的胡言乱语:“我是做运营的!”


“啊!”


金莲满脸诧异,“我原来实习的时候也做过产品运营呀,没有长你这样的呢。”


“不会吧!”我莫名惊诧,没想到在医院里遇到了同行。我好色之心顿起。


自从慕容雪菲(文章:我和慕容雪菲深夜聊运营)一役之后,我的确消沉了一段时间。但还是贼心不死,别的不敢说,一聊运营,还是那句话,我可是一把好手。我再次燃起泡妞欲望,从0到1一直是我的目标,我要打破0的尴尬。


“那你为啥不坚持呢?”我不顾肺的反对,决定将话题引到我所擅长的领域。


“太累了,我实习的时候,是做社区净化的,天天删帖,内容审核,平时还得去别人家的社区发帖拉用户”金莲说。


和初夏(文章:姑娘,你其实只是个运行经理) 一样,又是一个做运行的女孩子。按我的经验,这些基础性工作其实是实习生的标配,很多实习生没有熬过这样的机器人生涯,转行做了别的,并对运营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就像说服杨柳(文章:运营部来了个女村官)一样,我需要忽悠一下金莲。


“恩,重复性工作的确是运营的大问题。”我顺着金莲说。我琢磨着怎么吹一下我自己。


但是金莲看起来疲惫极了:“大叔,你能帮我看着点液吗,我想睡一会。”


我瞧一眼旁边的老大爷,病的挺重的,一时半会也出不了院。我说:你赶紧睡一会吧,我帮你盯着液瓶!


“恩恩,谢谢大叔了!”金莲依然叫我大叔。


望着金莲的背影,我五味杂陈,内心焦灼着:泡还是不泡呢!我可是有职业道德的,从来不对大学生下手。算了,卧病期间不胡搞。


我掏出手机,翻出《金瓶梅》,准备励志一下。这本巨著一直是我手心里的宝,我一直觉得西门庆是运营界的鼻祖,因为他完全是以业务为中心的,目标很明确,一心想把小潘泡到手。而武大郎以用户(小潘)为中心,百般讨好她,端茶倒水伺候洗脚,反而收不了小潘的心。武松一开始就走了品牌之路,非得打死一只大虫,赢了个品牌名,做事反而畏手畏脚了,不敢毁了英雄的名声。


我打开第二章《俏潘娘帘下勾情 老王婆茶坊说技》,兴味盎然的研读起来。


我一边看《金瓶梅》

一边看金莲


我发现

我离西门庆很远

离金莲却很近

...


我因为还要做彩超。她醒了之后我就去了。回来的时候,下午斜晖映室,光影斑驳下,我竟然呆住了。好漂亮的金莲,素面朝天,七分裤,绿色小衬衣,长发盘起,有鬓角漏出。都说女博士是天生野兽,哪承想这是个偏见。


我不由的将职业道德抛诸脑后,当即做了一个优雅的决定:


泡!


3


我觉得需要制造一个场景,让金莲觉得我不同凡响,于是我自己给自己打了个电话。


电话响起,我接起来。


“喂,咋了,马总,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


“啊,还没追到呢,哎,我教你一个数据化追女朋友的方法吧,你知道兰查斯特战略模式吗?”


“这你都不知道,晕倒。你看你白在腾讯干了,我给你普及一下呀!”

收藏

4166

个人收藏

投稿请戳这里!投稿
10

次分享

文章评论(0)

{{ user.nickname }}
发表评论
登录 进行评论
加载更多 正在加载中... 没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