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失业?你得学会为自己工作

2个月前

正在读这篇文章的你,从事着什么工作呢?

 

也许,你是一名白领,坐在冷气强劲的5A级写字楼,拿着一万出头的工资,每天朝九晚八,带着一身疲惫回家。虽然积蓄不多,却也在一直慢慢增长。

 

又或许,你是一名应届生,刚刚进入心仪的大公司,虽然奔波在最劳累的第一线岗位,但一想到未来的晋升路径和可能性,就踌躇满志。

 

也许,你们都在这座城市扎根不久,但都梦想着,通过自己的努力打拼,一步步在公司里站稳脚跟,向上晋升,当上高管,买房,成家,立业。

 

你有没有想过,这一切,或许会在未来的几年、十几年内,完全改变?

 

十几年前,我们会去追求「稳定的职位」。而现在,稳定性正在不断遭到质疑 —— 薪酬倒挂越来越明显,职业经理人空降越来越频繁,企业倾向于招聘新人、年轻人,员工不再谈「忠诚」「安定」,一两年跳槽比比皆是。

 

但在不远的将来,也许连「职位」本身,都会成为过去。

 

未来的社会形态可能是什么样的呢?

  • 企业只保留核心团队,将绝大多数工作以合作的形式分配出去;

  • 绝大多数的个人,将以自由职业者或小型工作室的身份,借由不同的「平台」,跟客户取得联系,并独立为客户提供服务。

  • 大多数的「职位」将彻底消失。

 

当然,到那时,很可能已经没有「职位」的概念了,取而代之的是「任务」。

 

如果你不想失业,要么想办法进入企业决策层,要么,就得学会为自己工作。

 

这并不是想象。

 

这样的趋势,正在以锐不可挡的速度,不断地改变着我们的生活。

 

 

 

彼得·德鲁克老爷子,早在《巨变时代的管理》一书中,就写道:

 

越来越多的公司跟承包商和临时人员合作,合资企业的数目增加,外包业务成长。为一家公司工作的人,很可能不是该公司的员工。我听过这样一个预测:在未来的几年内,为组织工作的人中,不隶属于组织的员工数量会远远超过隶属于组织的员工人数。

 

在2004年《财富》杂志的访谈中,他更是语出惊人:

 

对于那些没有可能进入管理高层的人的工作,你都应当把它们外包出去。

 

自从1989年,柯达将大部分信息技术业务外包以来,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采用这种方式,对工作进行更加精细的管理,从而提高效率。

 

根据美国市调机构Statista的报告,2013年,全球IT外包市场总额为2880亿美元,相当于1.8万亿人民币。预期每年以5.84%的幅度成长,在2019年将达到4000亿美元。

 

这是什么概念呢?相当于一整个阿里集团的市值(全球第六)。

 

德鲁克这样说道:

 

当你把工作外包给一名全面质量控制专家,他就是在一年 48 个星期为你和其他客户而忙,他把这些工作视为挑战。而如果公司雇佣了一名全面质量控制人员,那么他一年只忙六个星期,其余时间则在写备忘录和找事做。

 

这就是许多企业的弊病。

 

在我这几年接触到的企业之中,许多创业团队都受困于一个问题:人力成本越来越高,且根本无法人尽其用,这造成了大量的资金开支。

 

非常简单的道理:大多数企业,尤其是中小型企业,由于市场、行业、资源等因素,不可能始终保证工作饱和。在项目与项目的间隙,一定有大量资源是被闲置的。

 

那么,他们采取的方式是什么呢?雇佣一半的人手,给他们1.5倍的工资,让他们做2倍的工作。

 

这是许多中小型企业采用的做法,也是一种极不健康的方式。

 

相比之下,外包、众包和合作,是对资源的优化配置。一方面,企业得以降低成本,提高运作效率;另一方面,也避免了对员工的剥削。

 

因此,根据美国劳工局的报告,从1990年到2014年,工会的会员下降了一半,而自由职业者的比例翻了一番。

 

面对越来越高企的人力成本,这是一个必然的趋势。

 

 

很多人对外包的质疑,在于专业能力。他们认为,能够被外包出去的工作,多数是机械的、低层次的、无需脑力的。

 

真的是如此吗?

 

2012年,高露洁与Tongal公司进行了一次合作。后者为高露洁的止汗露产品 Speed Stick 制作了一支广告,并由高露洁斥资400万美元,投放在超级碗(美国橄榄球总决赛,广告盛宴)时段播放。

 

这支广告在凯洛格管理学院当年的广告评选中,名列第12位,排在CK、大众、丰田、可口可乐和百事之前。

 

这支广告是怎么来的呢?

 

Tongal公司是一家众包式代理公司。它举办了一场为期2个月的竞赛,向社会大众征集广告作品,奖金到达1.7万美元,并最终征集到了这支广告。

 

同样的案例还有很多。2012年秋天,默克制药公司(Merck)与Kaggle(一家预测分析众包网站)携手简化药物发现过程。当时的标准过程是利用生命科学技术,对成千上万种化合物一一测试,检测它们对所有潜在疾病机制的有效性,效益很低。

 

为此,默克公司设立了一场为期8周的比赛,悬赏4万美元,将这一任务发布给参赛者。该竞赛吸引了238支队伍参赛,收到2500多份提案。

 

最终胜出者是一组计算机科学家,他们采用机器学习法,大大简化了这个过程。这个方案也得到了默克制药的认可和推广。

 

除了众包,许多针对自由职业者的交易市场,也正在兴起。

 

加州有一家公司,叫做 Upwork(原名 oDesk),目前是全球最大的自由职业者市场。它拥有 1200 万名注册的自由职业者会员,以及 500 万家客户企业。平均每年发布 300 万个需求,总额约 10 亿美元。

 

类似这样的平台,还有非常多。为了进一步确保高质量的匹配,它们会深入测量成员的技能,收集成员表现和客户的反馈,整合成大量数据。这些数据被翻译成算法分析,用于支持未来工作的精确匹配。

 

比起传统招聘网站,它们所能提供的人才,无论数量还是质量上,都要高出不少。